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十五章 善良女同学的同情心

作品:《 谍海风雷

       

设计、绘制海报!



       

自是由情报科全权安排。



       

说通胡照影算迈出第一步。



       

既已成为合作伙伴便要商议如何设计,中央大学教室紧张,胡照影则带着宋书堂前往山城大学教室。



       

夜间多数教室熄灯,仅余几处做自习之用。



       

两人进入一教室之中坐在后排,防止交谈声打搅其他同学学习。



       

将信铺在桌面上胡照影低声说道:“宫月公司此次是为他们旗下的香水产品做广告海报,你先说说你的思路。”



       

“时下多是用丰富色彩加之美艳女子组成香水海报,我认为想要脱颖而出需要有所创新。”



       

“墨守成规被选中的可能性不大,但创新往往意味着颠覆对方的期待,极有可能起到反效果。”



       

“依你之见?”找胡照影自是要听取对方意见。



       

胡照影认真思考后说道:“依我看主体放大香水占比,缩小美艳女子在海报中的重要性,同时保留丰富色彩以便吸人眼球,最后海报上突出广告语,字体设计简洁大方便于阅读,地址、电话等文字放于角落不要影响整体结构,你看这样行不行。”



       

不得不说胡照影确实专业。



       

在保守中做到突破,且方方面面都考虑在内。



       

“言之有理。”



       

“女士衣物依然选择旗袍较佳,发型可以稍作调整,增加头饰等物,以香水产品为主,但这个女士定要有一种模糊的美,让人想要一探究竟。”



       

“这难度好高。”宋书堂觉得已经上升到了意境方面。



       

“香水画的清晰一些,女人则就模糊面容,通过衣物、身材、头饰、发型等表现其美艳。”



       

“好。”



       

胡照影提出了很多专业性的意见。



       

之后教室熄灯两人便一同离开。



       

“谢谢你提出的宝贵意见,我会尝试多画几个版本,再让你指正。”分别前宋书堂说道。



       

“没问题。”



       

“我送你回去。”



       

“天色已晚我和同学一起回去就行,你也早些回去休息。”



       

“那好。”



       

看到确实有胡照影的同学在此,他便没有继续坚持。



       

宋书堂回到中央大学先去见朱越。



       

刚进门便说道:“今日长话短说,我要抓紧时间回去画画。”



       

“你画画?”



       

“当然是我。”



       

“不用找人替你画?”



       

“不够真实。”



       

“那你能行吗?”



       

“可以。”



       

“你这东西都是哪里学的?”朱越是真的奇怪。



       

“今天时间紧迫,没事我就先回去了。”宋书堂脑海之中傲姐身影一闪而过,今日却没有时间留给他回忆。



       

“这么急?”



       

“想利用女同学的同情心岂能不急?”



       

“利用女同学的同情心?”



       

“没错。”



       

“怎么利用?”



       

“那当然是虐自己。”



       

“虐自己?”



       

“没正事我可真走了,时不待我。”



       

“那你快去忙吧,今日与李暮从见面的人依然是文艺界的人,没特别之处。”



       

“好。”



       

从朱越处离开宋书堂回到宿舍之内,将画画的工具拿出来,在学校路灯之下开始埋头工作起来。



       

一夜!



       

整整一夜他都在画。



       

白天天亮他依然没有停下工作,一个白天也一直在画海报。



       

一天一夜!



       

宋书堂熬的眼睛通红。



       

伸手将头发抓的凌乱,嘴唇长时间未喝水从而干燥预裂,脸色因熬夜以及一整天未进食显得惨白。



       

看时间胡照影今日课业结束,宋书堂便如此造型,拿着手中画好的多张海报去见她。



       

当胡照影看到宋书堂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干嘛了?”胡照影出言询问。



       

“你先看看我画的行不行。”宋书堂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迫不及待的将手中画好的海报递上。



       

虽然都是大致绘画并未完善细节,可一看就不是敷衍之作,每张海报都精心设计各有不同,足以感受到认真之意。



       

可这也太多了!



       

十张!



       

胡照影数完之后发现共有十张海报。



       

“昨日分别之后画的?”



       

“是。”



       

“你不要命了。”胡照影脸色愠怒。



       

一天一夜,不眠不休,不饮不食,恐怕才能勉强完成。



       

“还好。”



       

“你这么拼命做什么?”



       

“我需要这一次机会。”



       

“你要是真缺钱我可以借你,你何必如此糟蹋自己。”胡照影不认可宋书堂的行为,这不是努力是自虐。



       

“你提出的意见,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我提出意见,你今夜回去依然不休息,继续通宵修改,你真当自己是铁打的。”



       

“机会来之不易,可我并未有过从事这个行业的经验,我需要不停的修改尽可能的让作品完美,这是我唯一的胜算,时间很紧张由不得我不着急。”



       

“我看你穿着也算得体,怎会被逼到如此境地。”



       

“不提也罢。”



       

“那我也不看你画的东西。”



       

面对如此情况,宋书堂只能略带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在长寿住院期间遇到抗日筹款活动,便将身上的钱都捐了,如今还是王先生借钱给我,可你也知道王先生家眷都在身边,孩子多更需要用钱,我想将王先生的钱还上。”



       

听到这样的话胡照影还能说什么?



       

真傻!



       

可正是这份傻才让人感动。



       

对于欺骗胡照影,宋书堂心中并无压力。



       

善良女同学的同情心,利用起来甚至有些顺手。



       

“我可以先借钱给你,用于还王先生的钱。”



       

“可欠你的钱与欠王先生的钱,本质上并无区别。”



       

“迂腐!”



       

“还请帮忙指点。”



       

胡照影算是看明白,自己说的话面前之人不会听。



       

可也不忍心见其如此模样。



       

略加思考后胡照影突然说道:“海报方面我也不是专业,我提的意见不一定作数,但我认识一位海报大师,可以将你画的草稿请他给看看,他若是能提出一些意见定会让你受益良多,比我说百句千句都要有用。”



       

“你这不会是缓兵之计吧?”



       

“李暮从李先生,你回去宿舍可以问,应该有人听过李先生的名号,海报方面独树一帜,作品颇多口碑极高。”



       

“当真?”



       

“明日就带你去见李先生,骗也无非就骗你一晚,今夜你先好好休息。”



       

“那好。”宋书堂同意下来。



       

被胡照影赶着回去休息。



       

依然去见朱越。



       

刚一开门朱越便说道:“你虐自己还挺狠。”



       

“但效果斐然。”



       

“怎么说?”



       

“胡照影同意明日带我去见李暮从。”



       

“接近李暮从确实便于调查,可也要小心他知晓你的身份。”



       

“刚好用于试探李暮从是否知道我们已经盯上他。”宋书堂说道。



       

顺水推舟。



       

宋书堂回山城时间尚短,更未上过报纸杂志,调查杜长海时极少出现在他家附近。



       

李暮从又住在西郊。



       

两人不可能碰过面,若碰面宋书堂不会没印象。



       

至于说李暮从暗中观察过他更是无稽之谈。



       

因此宋书堂在李暮从这里的身份,理应是不会暴露。



       

可若是李暮从在见到他之后表现异样呢?



       

那必然是已经知道自身被军统盯上。



       

才会认出身为军统的宋书堂。



       

谁给李暮从提供有关军统资料?



       

此人只怕已被六足小组策反。



       

且只要李暮从表现异样,那朱越等人就要立马抓人,不必继续监视调查。



       

对方都知你在调查,那你还能调查出东西吗?



       

因此宋书堂才说,见李暮从虽冒险,却也是一次试探。



       

情报科自然认同这个举动,不然沈渌水岂会帮忙安排这些东西。



       

李暮从若不知晓,宋书堂接近他更易调查六足小组所负责之任务。



       

李暮从若已知晓,则可早早收网开始审讯避免夜长梦多。



       

所以与李暮从的见面是注定的。



       

“不可大意。”朱越依然在提醒。



       

因为你用顾遥行的身份接近李暮从,那你仅是一个学生。



       

你的身上不可能携带枪械。



       

在接触的过程中如果李暮从意识到问题率先发难,宋书堂反而处在劣势。



       

朱越不想看到是在宋书堂死后,他们才抓获李暮从。



       

宋书堂身手不凡朱越已经知晓,但与日谍交锋则是搏命,生死仅是刹那之间的事情,谁敢说一定立于不败之地。



       

“放心。”宋书堂自是不会给李暮从拉他垫背的机会。




如果您觉得《谍海风雷》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724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