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六章 暗杀再起

作品:《 谍海风雷

       

询问行踪尚需要些时日。



       

第二日便先行下葬。



       

山城轰炸多有市民伤亡,于是规定不可就近入土,免得引起转播疾病。



       

故而多数送往江北黑石子掩埋。



       

公墓区虽有,却非寻常人家可用。



       

军统局情报科成员下葬一事,在旁人看来不算重要,这年头死人好似再正常不过。



       

因此公墓区难寻位置。



       

但也无需运往江北黑石子,而是在郊区规划一片荒地,在一处山脚之下,军统局牺牲成员多数葬在此处。



       

今日从总务处申请卡车一辆,宋书堂等人运送周壮尸体前往,墓穴已经提前找人打好,到地方入土为安便可。



       

后半段路不太好走,多是泥泞。



       

卡车颠簸到此。



       

从卡车上下来宋书堂便见墓穴旁坐着一人。



       

再看却是静文师傅。



       

身上粗布僧袍已经被露水打湿,可见昨夜便在此等候。



       

“宋组长。”静文起身双手合十。



       

“静文师傅怎么在此?”



       

“我来送周壮施主一程。”



       

“有劳。”



       

静文送行没有繁杂玄妙的法事。



       

同样没有各种精妙法器。



       

而是很实在的帮忙抬棺、入土、填土。



       

等到最后在茔丘前结跏趺坐。



       

“宋组长等人事忙便先行离开,我为周壮施主诵经超度。”



       

“多谢静文师傅。”



       

言罢宋书堂等人上车离去。



       

静文坐在周壮坟前神情悲悯,口中佛经不断。



       

车上龙昊还在望着静文师傅的身影,口中说道:“大慈悲。”



       

“心头只怕也难安然。”



       

周壮死于看望静文返程途中,只怕多年修习佛法也难心中不起波澜。



       

昨夜便枯坐于此痴痴等候,未免没有体罚自身之意。



       

求大智慧,却又有几人能得大智慧!



       

众生皆苦!



       

将周壮下葬之后全力以赴开始调查。



       

可经过两日询问,科员都称周壮没有什么异常。



       

他在山城没有亲人,工作两点一线,毫无变化可言。



       

至于说得罪人,那只能是敌人。



       

总之丝毫没有询问到有价值的线索。



       

周壮为何会被人盯上暗杀,一时间没办法做出推论。



       

反倒是法国大使馆处的事情有了结论。



       

经过几日谈判法国大使馆公开对外表示,亚历克斯的行为他们严重反对,同时表示会严惩亚历克斯。



       

军统局方面也公开发言,说将归还亚历克斯给法国大使馆。



       

同时大使馆方面做出决定,处决亚历克斯。



       

谈判的结果。



       

看似军统局没有处置亚历克斯,将其交还给法国大使馆。



       

保全了大使馆的权益。



       

是大使馆主动要处决亚历克斯。



       

可宋书堂等人心中明白,各退一步的结果。



       

法国大使馆保存颜面。



       

军统局则用处决亚历克斯告诉所有人,与日谍勾结损害国民利益者,下场皆是如此。



       

….至于说将亚历克斯归还。



       

也是说说而已。



       

处决必然还是军统局负责。



       

朱越收到这个结果之后便松了口气,与此同时聚集抗议人群从而散去,不少大使馆、公使馆对此表达不满,可法国大使馆已经做出决定,他们纵然不满也无非叫喊两句,无法改变其结果。



       

免得夜长梦多。



       

亚历克斯第二天便被处决。



       

秘密处决。



       

并未公开执行。



       

算是留些颜面。



       

但此事刊登在报纸之上,表明国府态度。



       

朱越今日心情不错,在情报科拦住宋书堂问道:“调查的怎么样?”



       

“没太多线索。”



       

就在两人准备进一步商议此事时,二组组长李泰然匆匆而来。



       

“朱组长,又出事了。”李泰然停住脚步说道。



       

“什么事?”



       

“二组成员也被暗杀一人。”



       

“什么?”



       

急忙请李泰然进入朱越办公室,宋书堂问道:“具体情况?”



       

李泰然讲述说道:“二组出事成员名叫袁鹏,此前负责调查嘉陵江对岸袁家堡内一大户人家家主,因早期收到消息此人通敌卖国,袁鹏乃是袁家堡出身方便调查。”



       

“莫不是袁鹏调查到线索,被杀之灭口?”



       

“发现袁鹏身死第一时间我便抓捕被调查人员,可经过审讯才得知消息有误,他根本没有通敌卖国,而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故意设计陷害,想要借刀杀人。”



       

听李泰然如此说,宋书堂立马说道:“那也就是说袁鹏的死,与自己所负责的任务毫无关系?”



       

“没错,所以我才想起一组成员周壮之死,将两件事情联系起来,便立马来找你们。”



       

李泰然将周壮之死,与袁鹏遇害一事,做并桉处理。



       

有无依据?



       

目前来看依据不多。



       

可两人遇害时间间隔较短,且两人都是被莫名其妙暗杀,也有诸多相同之处。



       

宋书堂当即追问:“被杀手段呢?”



       

周壮被虐杀,凶手在泄愤。



       

袁鹏呢?



       

李泰然回答:“虽与周壮伤口不在同一地方,却也并非一击致命,存在虐杀泄愤的情况。”



       

“凶手是同一个人。”宋书堂立马说道。



       

朱越认为确实可以并桉调查。



       

可凶手究竟在做什么?



       

朱越皱着眉头说道:“如此看来并非是周壮得罪了什么人,周壮、袁鹏之死应是日谍报复行为,他们盯上落单人员找机会暗杀。”



       

李泰然很是不能理解说道:“日谍若是报复为何选择对周壮、袁鹏下手,山城内符合目标人员多得是,且这与他们此前的性格截然不同,为何突然性情大变?”



       

别说李泰然想不明白,朱越同样解释不通。



       

宋书堂却说道:“周壮、袁鹏两人有共同特点,他们都是军统局情报科成员。”



       

“冲着情报科来的?”朱越立马问道。



       

….“显而易见。”



       

山城党内成员众多。



       

日谍若是为报复开展暗杀行动,可选择更加具有影响力的人物,为何偏偏选了周壮、袁鹏。



       

且两人还都是情报科成员。



       

这已经能表明很多东西。



       

李泰然闻言立马说道:“难不成是此前我们情报科接连破获日谍情报小组,因此他们开始对我们展开报复?”



       

“荒唐!”朱越说道。



       

情报科就是抓日谍的!



       

你报复情报科。



       

难道情报科就不抓人了?



       

只会抓的更凶!



       

这对日谍有丝毫好处吗?



       

对于已经潜伏在山城的日谍,更是无妄之灾。



       

日军情报机构岂会做出如此决定。



       

此前情报科也多有破获日谍桉件,何时见过如此报复。



       

目前可以确定是日谍报复情报科,展开暗杀行动。



       

但理由解释不太通。



       

正如李泰然所说,日谍机构分明就是性情大变。



       

与沪上行动对飙,那你暗杀人物首先就选择的不对,根本就引不起什么轰动。



       

显然是完全针对情报科而来。



       

“不管敌人想做什么,必须将凶手抓出来,让他付出代价。”朱越厉声说道。



       

李泰然同样怒目道:“喜欢虐杀泄愤,也要让他好好尝尝审讯科的刑具。”



       

宋书堂问道:“调查袁鹏之死可有发现线索?”



       

“袁鹏是从下曾家岩街坐船到嘉陵江对岸,后赶赴袁家堡暗中调查,工作结束之后原路返回在牛朝湾遇害,尸体在一处沟渠中被发现,经调查并非第一桉发现场,后在牛朝湾土路上发现血迹,应为第一桉发现场。”



       

听到李泰然描述宋书堂说道:“与周壮一样,都是在返回途中被害。”



       

朱越立马说道:“这表明凶手根本就不熟悉山城的路况,也不知道周壮、袁鹏要去何处做什么,凶手是随机盯上落单的情报科成员,跟踪其到目的地,等返程时才动手,因为凶手会在此前的跟踪过程中,熟悉路况选择最佳的伏击地点。”



       

“不错,说明凶手并非是此前就潜伏在山城的日谍,极大可能是刚刚赶赴山城,对此尚不熟悉。”



       

“连路况都不熟悉便敢开始执行暗杀行动,为何如此着急?”



       

是啊!



       

为何心急!



       

谍海风雷.



       

只爱煞英雄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




如果您觉得《谍海风雷》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724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