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两个玩枪的

作品:《 谍海风雷

       

雨水渐渐起势!



       

迟到的风急卷而来。



       

远处半山腰古树摇动好似巨龙呼风唤雨。



       

枪声在如此环境之中根本传不出去多远,村外负责埋伏的情报科成员,无法察觉此处动静。



       

爆炸声并未响起。



       

孟佳期瞳孔之中震惊神色浓烈!



       

久野木崇同样望着宋书堂心中惊骇。



       

他暗杀多是近距离无声杀人,少有使用枪支。



       

可枪法并不差。



       

但宋书堂今日之表现久野木崇自愧不如。



       

一时间他觉得竹内一郎死在这样的人手中,也不算屈辱。



       

开枪之后起身看着久野木崇,宋书堂没有抬枪。



       

距离尚远举枪都无威慑力。



       

方才已经将孩子解开告诉他们离开这里。



       

身体不适可强大的求生信念让他们搀扶离去。



       

宋书堂则开始靠近孟佳期。



       

久野木崇并无阻拦。



       

可在半路宋书堂停下脚步。



       

他转而去看久野木崇。



       

“应该没这么简单?”宋书堂喊道。



       

久野木崇并未作答。



       

宋书堂靠近孟佳期仔细观察。



       

雨水冲刷地面,不存任何有价值的痕迹可以探寻。



       

但宋书堂察觉到一些不同,孟佳期身边泥土与孩子身旁的稍显异样。



       

如此看来孟佳期身边应该埋雷。



       

炸弹无非两种引爆方式。



       

压发!



       

拉发!



       

方才机关乃是拉发。



       

将机关破坏可能就成了压发。



       

依靠压力触动。



       

当然了现在有更加先进一些的通过电线引爆,可此时‘山鬼’定然没有如此条件。



       

一瞬间宋书堂便反应过来。



       

若自己刚才选择救孟佳期,那么就会先一步引爆炸弹,他与孟佳期都难活。



       

但他选择救孩子,‘山鬼’却没有埋雷。



       

则是希望他活着看到孟佳期被炸死。



       

然后陷入痛苦之中。



       

没再向前同时告诉孟佳期不要乱动,宋书堂也没有再靠近久野木崇,毕竟你无法断定途中是否会有炸弹。



       

可久野木崇缓缓后退打算进入山中。



       

此前放虎归山,如今可要继续放虎归山?



       

虽然山中有科员在绕路抓捕,但这山中树木苍苍乃是天然躲避之地,久野木崇的能力进入山中就好似鱼入大海,只怕整座山都会成为他的猎场。



       

情报科成员许会尽数死在山中。



       

今日久野木崇想法则是,要么宋书堂与孟佳期一同被炸死,他进入山林。



       

要么宋书堂救下孩子,眼睁睁看着孟佳期被炸死,他同样会进入山林。



       

他要留着宋书堂痛苦。



       

同时将山林之内的情报科成员,利用天然优势尽数暗杀,加深痛苦。



       

让宋书堂活在痛苦、恐慌之中,再找机会解决。



       

久野木崇对宋书堂的忌惮,让他不会贸然正面激战。



       

但宋书堂两边都能救下,显然是超出了久野木崇的打算。



       

他如今只能进入山林杀人泄愤。



       

可宋书堂却喊道:“你就不想知道竹内一郎临死之前,有什么话留给你吗?”



       

不可再次放虎归山。



       

不然山林之内的情报科成员危矣!



       

原本打算离去的久野木崇听到此言,硬生生止住脚步。



       

这句话对他来说太过重要。



       

久野木崇对宋书堂喊道:“把枪扔掉。”



       

方才惊艳一枪让他颇为忌惮。



       

宋书堂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手枪朝着远处扔去。



       

久野木崇这才缓步向前。



       

至于身上是否还藏有手枪?



       

雨水打湿衣服紧贴在身上,一览无余可见没有多余手枪。



       

久野木崇走的每一步宋书堂都牢记心中,他踩过的地方是安全的,这些需要记下。



       

孟佳期见宋书堂扔掉枪急的想要挣扎。



       

可念及自己身旁还有埋藏地雷只能眼中浮现焦急。



       

你将枪扔掉,‘山鬼’拿枪对着你,你岂不是再无还手之力。



       

确实久野木崇在走近之后,立马举枪对准宋书堂。



       

可宋书堂心中清楚。



       

他不会开枪。



       

没从自己口中听到竹内一郎遗言,久野木崇怎么可能舍得开枪!



       

“竹内一郎由我抓获,同时也是我亲手送他上路,有些话他只留给了我。”



       

“竹内君说什么?”



       

“你这样的态度,我很难和你交谈。”



       

“不说我就开枪。”



       

“那你这辈子恐不会再知道竹内一郎的遗言。”



       

“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久野木崇眼神没有动摇。



       

竹内一郎的话固然重要。



       

可久野木崇还未丧失理智。



       

宋书堂便没有继续刺激他,面对枪口说道:“骨灰他交代由你亲自送回故乡下葬。”



       

听闻此言久野木崇紧咬牙关,面部肌肉抽动。



       

他没能完成竹内一郎的遗愿,而是亲手将骨灰扬在天地之间。



       

送去土肥原机关的信件久野木崇并未看到,至于是否上面有此消息,他也无法求助。



       

上面的人没有告知他这件事情,许是担心他意气用事。



       

久野木崇继续追问:“还说了什么?”



       

“说让你回去日本后便不要再回来,你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做情报工作,哪怕做暗杀工作也早晚有一天会死在任务中,回去好好活着。”



       

“竹内君!”



       

“竹内一郎还说他至始至终都很讨厌你,根本不看好你,也不喜欢你留在身边。”



       

“你胡说。”



       

“让你不要为他报仇!”当宋书堂紧跟着说出这句话时,久野木崇愤怒的声音消失不见。



       

他好像理解了竹内一郎的良苦用心一样。



       

就在此刻宋书堂猛地超前扑去,他知道这是自己为数不多的机会。



       

可久野木崇看似在愣神,实则精神没有丝毫放松。



       

见宋书堂上前,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就在等这个时刻。



       

见状宋书堂知道自己判断有误,可开弓没有回头箭,如今停手已来不及。



       

久野木崇开枪便射,如此近距离他弹无虚发。



       

哪怕在运动中的人,也难逃成他枪下亡魂的下场。



       

如今恐怕只有神仙降世才能躲过一劫。



       

宋书堂显然俗体凡胎,雨中绽放一朵血莲。



       

血雾在雨幕中难以激起涟漪。



       

可中枪之后的宋书堂速度丝毫不慢,一瞬间已经来到久野木崇身前,他想开第二枪却难有机会。



       

宋书堂一把抓住他握枪的手,拇指卡在扳机之后,他难扣动。



       

同时起手去攻。



       

久野木崇反应同样极快,另一手从袖间滑出匕首,直取宋书堂握枪之手。



       

见状他只得带着久野木崇的手一起用力,才躲过一劫。



       

后急忙起脚重重踢在枪上,让手枪掉落在地。



       

血水掺夹着雨水顺着宋书堂的胳膊往下淌。



       

久野木崇见他受伤面色阴狠,握着匕首招招夺命。



       

主攻宋书堂受伤胳膊这一边。



       

可久野木崇同样有伤在身,虽说不如宋书堂伤的厉害,但他久战本就不擅长,一时间斗了一个旗鼓相当。



       

宋书堂只需拖住时间便可。



       

情报科成员会在他进入小安村之后半小时,开始摸进来,这是提前计划好的。



       

方才看手表情报科成员已经进村。



       

慢慢排查到此处尚需时间,但只要拖住久野木崇,今日他插翅难逃。



       

果然一番缠斗之下,宋书堂身上又多了几道匕首伤势,但久野木崇想取他性命还要费一番功夫。



       

但此时不远处朱越带人已经出现。



       

见宋书堂与久野木崇缠斗在一起,急忙快步向前。



       

久野木崇看到这一幕心有不甘,但只能朝着后面跑去,准备按照原计划上山。



       

宋书堂开始追击。



       

脚步不偏不倚,踩的都是方才久野木崇走过的位置。



       

可为确保不会踏错导致速度稍慢,未能追上久野木崇,他已经跑过方才站立的位置,宋书堂不敢再追。



       

毕竟低头看脚下,未能有机会看清久野木崇最新跑动的位置。



       

颜清辉见状快步上前,宋书堂急忙后退,不能让他踏入这片范围。



       

冲上来的颜清辉手中提着一杆,从情报科成员手中夺来的步枪。



       

抬手扔给宋书堂。



       

宋书堂右手接枪,但左胳膊被手枪击中,又被久野木崇针对性攻击,此刻难掩颤抖。



       

颜清辉上前半跪在泥地之上,将步枪前段架在肩头。



       

宋书堂将枪托抵在肩头,马步而下,瞄准奔跑中的久野木崇。



       

在其即将要进入山林的一瞬间扣动扳机,久野木崇应声而倒。



       

直挺挺向下砸去,激起地上水花。



       

见状颜清辉起身说道:“秦如舟的本事让你学的不错。”



       

“赵哥的本事我也没拉下。”



       

“秦如舟、赵成弘两个玩枪的。”



       

‘繁弱’



       

‘狂药’



       

往日所学,今日物尽其用!




如果您觉得《谍海风雷》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724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