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五章 该我保护了

作品:《 谍海风雷

       

饭店上菜速度很快。



       

不多时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便已经摆放在桌上。



       

同时还要了米饭。



       

白米饭如今也算紧俏粮食。



       

庆歌却没有急着动快子,虽不通文墨但规矩还是懂的。



       

“边吃边聊。”朱越先拿起快子吃饭,庆歌才跟随动快子。



       

吃的很保守没有表现的太着急。



       

但也不慢。



       

不过没多久就停下了夹菜的频率。



       

宋书堂见状说道:“你放心吃,给家中打包的饭菜一会单点,不好拿这些回去。”



       

听到如此话语庆歌才开始继续夹菜。

记住网址m.qbyqxs.com

       

看穿庆歌的小心思并不难。



       

“你刚才看到第几张照片,才找到船上的人?”朱越问了第一个问题,是想要确认一下,庆歌是否真材实料。



       

“第一百四十五张。”庆歌吃饭都未抬头。



       

朱越去看宋书堂,见其默默点头,便没有继续试探。



       

随后朱越问道:“听说你父亲和哥哥都是在前线死于日寇之手?”



       

一上来就直击内心!



       

龙昊明白这是谈话的手段。



       

先揭开庆歌的伤疤,将他架在火上。



       

之后他想要拒绝抗日,都会显得不忠不孝。



       

且年轻人多好面子,难在如此场面之下拒绝。



       

谈话的艺术就是达成目的。



       

但未免有些太直!



       

龙昊不满的去看朱越,但他答应不能开口,如今也只能眼神攻击。



       

对于朱越在这个时候使用谈话技巧,宋书堂也是不太认可,但未达目的保险起见你也不能说朱越错。



       

只能说换成宋书堂的话,他不会这样讲。



       

果然闻言庆歌吃饭的动作都变得缓慢。



       

“嗯。”



       

“想他们吗?”



       

“有用吗?”庆歌放下快子问道。



       

如何会不想?



       

可想有什么用?



       

“想报仇吗?”朱越再问。



       

庆歌看着面前朱越反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军统局军事处情报科一组组长,我叫朱越。”



       

虽不是听的很明白,可庆歌也知道这是政府之人。



       

“征兵?”庆歌问道。



       

“你去前线运气好杀几个鬼子,运气不好只怕一枪未开就要殒命,那不算报仇。”



       

“什么才算报仇?”



       

“搅得日寇天翻地覆,将其打出这片土地,才算报仇。”



       

庆歌闻言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龙昊,又看了看宋书堂。



       

对于方才宋书堂看破他的心思,表示会给母亲和妹妹另行点菜打包,他是有些好感的。



       

朱越谈话技巧已经让庆歌心里有些抗拒。



       

毕竟朱越没有隐藏。



       

用的就是阳谋。



       

被庆歌感觉出来是正常现象。



       

对于庆歌投来目光宋书堂知道该自己开口,他说道:“现在给你解释什么是情报工作,你一时间恐怕很难理解,只能告诉你非常危险,且这条路很难走,往往不是你认为的非生即死。



       

可能会背负很多你本不愿意背负的东西,戴上枷锁起舞,但这是很重要的一份工作。”



       

“能给我父亲和哥哥报仇吗?”庆歌没去听如何危险,只是如此询问。



       

“能!”宋书堂的回答很简短,但很有力。



       

确实能。



       

他只是阐述事实。



       

“我母亲和妹妹怎么办?”



       

“我们会负责。”



       

“还能时常见面吗?”



       

“不能。”宋书堂直接表示成为情报工作者,庆歌必须要换一个身份,家人反而会成为他的软肋。



       

不见面是对家人最好的保护。



       

毕竟庆歌的发展方向应该不是军统局本部,而是敌占区。



       

对于宋书堂如今说的全是实话,没有任何艺术加工,朱越也没有阻拦。



       

其实让朱越来回答这个问题,他可能会说偶尔可以见面。



       

等到庆歌自己参与培训了解情报工作之后,就会明白其中道理,不用急于现在回答。



       

但既然宋书堂说了也就说了。



       

庆歌有些沉思。



       

大家都没有着急。



       

“怎么安排我母亲和妹妹?”庆歌最后好似下定决心。



       

这个问题需要朱越回答,宋书堂没有开口。



       

“你母亲和妹妹会送去郊区新建的居民区生活,同时那里有很多学校,会送你妹妹去上学,同时对外讲你父亲和哥哥在战场立功得到嘉奖,会按时按月给她们发放津贴。



       

至于你则表示在船上落水身亡,从此消失在她们的生活中,你应该明白这是对她们的一种保护。”朱越将与沉渌水商议的结果说出。



       

“可我母亲身体不好,她可能承受不住再失去一个儿子。”庆歌有些担心这一点。



       

龙昊几度想要开口都忍住。



       

家庭确实也非常需要庆歌。



       

这个时候用家和国去比较,是非常不公平的。



       

“照顾家庭不是懦夫,也是勇士。”宋书堂笑着说道。



       

龙昊松了口气。



       

可庆歌却说道:“但可以告诉她我跟着杜叔叔去学习造船,被送去了外地。”



       

这个借口容易被拆穿。



       

毕竟学习总归是要回来的。



       

但庆歌话语未落:“我母亲身体不好,可能撑不了太长时间,这个谎言也就戳不破了。”



       

听到这些话龙昊无声叹气。



       

“好。”朱越答应。



       

“到时我可能不在母亲身边,我妹妹年幼懵懂无知,家母身后事……”



       

不等庆歌说完,龙昊立即说道:“我负责。”



       

“谢谢。”



       

“我在家等,让杜叔叔来家里和我母亲说就行,她最相信杜叔叔。”庆歌露出笑容说道,好像真的决定了之后,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很危险。”龙昊提醒说道。



       

“我父亲说他和哥哥出川是为了保护我和我娘还有妹妹,现在他们不在了,我娘和我妹妹由我来保护。”



       

此言之后再无人言语。



       

庆歌吃完饭,带着叫人打包好的饭菜离去。



       

“狗娘养的日本人。”龙昊这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骂道。



       

“走了。”朱越起身说道。



       

回到情报科之后向沉渌水汇报,与红党交易之人已经确定。



       

此人名叫阎东,是炮兵技术研究处内的人。



       

阎东其实根本对兵工方面一窍不通,但他姐夫汪仁是炮兵技术研究处的领导人员之人,同时还是一个车间主任。



       

因此让他负责其兵工厂内百货公司、双环餐厅、粮店、肉店的采买工作。



       

说白是将油水给自家人捞。



       

沉渌水看完资料之后说道:“阎东的身份显然不足以接触到军火,看来问题在他姐夫汪仁身上。”



       

“这是汪仁的资料。”朱越已经提前准备。



       

汪仁的头衔比较多,在金陵时便是研究处的负责人之一,且本身就是专业人才学历高技术强,参与研究革新过几次步兵炮弹的彷制升级,是立过功的人。



       

且在兵工署、军正部乃至党内高层都有关系。



       

如今仅仅依靠推理调查想要定罪,可想而知是不太可能,对方也不会束手就擒。



       

他们需要更加直接的证据。



       

“抓贼抓脏,对外放出消息说调查无果情报科放弃,然后安排人盯紧阎东、汪仁,他们现在是销声匿迹,可面对如此大的利润诱惑他们不可能停手,之后抓个现行直接送去军事委员会。”



       

沉渌水的安排没有问题。



       

如今背后自私贩卖枪械之人已经锁定。



       

那么要做的就是抓现行。



       

对方这一次销毁证据确实也足够快,庆歌的出现是意外,汪仁、阎东肯定预料不到。



       

至于兵工厂人员照片,情报科要了所有兵工厂的照片,而非仅是炮兵技术研究处,只要后续调查无果不至于打草惊蛇。



       

朱越说道:“我们如此放弃调查未免有些太过突然,我建议先加大调查力度,甚至于和兵工署发生一些冲突,最后引起兵工厂的不满,上向告状说我们影响生产进度,从而命令情报科停止调查,这样会更加对我们有利。”



       

“可以。”沉渌水立马同意。



       

如果不知道幕后之人是谁,如此做会让情报科陷入不利。



       

但既然已经锁定,这些做法所带来的影响,在情报科抓人之时就会烟消云散。



       

因此无需担心。



       

现在演一场戏即可。



       

情报科调查不到线索,开始着急加大调查力度。



       

惹怒兵工厂和兵工署,使得上峰命令他们停止调查,便等待汪仁、阎东再此交易即可。



       

甚至于等风平浪静他们可以主动和对方交易,引蛇出洞。



       

说完这件事情朱越继续汇报说道:“庆歌已经同意参加培训,对于他母亲和妹妹的安排没有异议。”



       

“早点安排好这件事情,送庆歌去训练处。”沉渌水觉得不宜拖延。



       

训练处最新一批学员已经早于三天前入学。



       

沉渌水此前打电话让训练处留名额,那边还说已经开学,让等下期。



       

还是表明庆歌天赋之后,训练处才破格录取。



       

因此要早点送去,免得课程拉下太多。



       

“需要重做身份。”朱越说道。



       

“身份问题我会安排人负责,弄好之后给你。”沉渌水说道。



       

朱越是没有资格去重做身份的。



       

如今安置庆歌家里人,以及给他重做身份。



       

其实都表明庆歌已经是情报科的人。



       

去训练处是培训。



       

日后工作安排都由情报科负责。



       

从沉渌水办公室出来,朱越就下令继续调查,且还要更加认真,毕竟这几日都没有线索,朱越不满很正常。



       

宋书堂与龙昊在第二天也参与到演戏中来。



       

惹怒兵工署朱越亲自上。



       

毕竟换人也不合理。



       

至于兵工厂方面宋书堂和龙昊也带人,略微影响了一下工作。



       

毕竟你也不好真的影响太多,再因此导致前线局势受到影响,可就真的是弄巧成拙。




如果您觉得《谍海风雷》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724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