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六章 离家

作品:《 谍海风雷

       

情报科如此作为自引得众人不满。



       

众怒之下兵工署借题发挥向上告状,事态渐渐不可控。



       

毕竟兵工署是想要借此结束情报科的调查,自然不肯善罢甘休。



       

加之情报科多日调查无果,也确实给党内带来很大影响,以至于不少人都提出意见,最后此事只得顺势借坡下驴不了了之。



       

结论就是军统局分析错误。



       

炸药本就是日谍自己配制,虽地雷不可带入山城,但原材料偷偷带进来,再进行制作也并非不可。



       

总之好似一场闹剧,就此作罢。



       

但情报科早已安排人盯紧阎东、汪仁。



       

等他们再度交易直接抓现行。



       

此事鲍意伟已经知晓,提前告知戴局长。



       

戴局长命令他们必要将人抓获,掌握十足证据,不然军统局此番算是丢人。



       

为此鲍意伟将沉渌水叫去说这件事情。



       

沉渌水又回来给朱越、宋书堂开会提及。



       

言谈之意是要不要等到阎东、汪仁放松警惕,他们情报科开始通过新的渠道联系交易,从而掌握他们私下售卖军械的证据。



       

引蛇出洞!



       

此前他们就商议过这个办法。



       

但在此刻宋书堂否定如此提议:“我建议还是等他们自行交易。”



       

“这个时间怕是会很长。”朱越说道。



       

阎东、汪仁经此一役必然心中警惕,若是兵工署内也有与他们合作之人,也会明令禁止他们近段时间老实一点。



       

因此等待可能耗费时间。



       

主动联系提供大规模的订单,通过巨大的利润作为诱饵,则可能有所斩获。



       

“红党方面已经将资料信息提供给我们,那么他们就绝不可能继续联系阎东、汪仁等人购买武器装备,那么此刻能联系他们购买这些东西的人还剩谁?”



       

宋书堂的问题让沉渌水、朱越立即明白他的想法。



       

“日谍!”朱越说道。



       

在山城会私下购买武器之人。



       

除了红党、日谍,基本上没有。



       

至于说想要自保的大门大户其实不用走私下的路子,他们可以申请到枪械,至于想要更多则需要想想办法,但总归是少数。



       

因此你盯着阎东、汪仁极有可能掌握日谍动向。



       

沉渌水开始琢磨起来。



       

此前大规模深入调查引起不满,情报科需要早点破桉,来消除这件事情的隐患,告诉上峰他们不是冲动行事不计后果,而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但若愿意耗费长时间等待,虽会面临麻烦但却可得日谍信息。



       

取舍一番沉渌水言:“等。”



       

他们情报科是要抓捕日谍,保家卫国。



       

并不能因为自身所牵扯到一些麻烦,就忘记最根本的职责。



       

抓捕日谍始终都是首位。



       

这点母庸置疑。



       

沉渌水的决定符合他的性格,在日谍一事上他不会妥协。



       

朱越也说道:“利用大利润引诱阎东、汪仁交易也存在一定风险,毕竟调查刚结束就有大生意上门,他们也会心存警惕,不如就顺其自然还能有机会掌握日谍信息。”



       

“‘山鬼’来山城定然是与接替六足小组工作的日谍一同前来,若能通过阎东等人掌握这些暗中日谍的信息,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沉渌水对此抱有一定希望。



       

可宋书堂觉得希望不大。



       

毕竟‘山鬼’都已得到地雷,可见接替六足小组工作日谍,已经提前一步准备好了他们所需的武器。



       

而且他们是来潜伏。



       

并不需要战斗。



       

对武器的需求其实并不大,此前准备的肯定已经足够。



       

当武器启用的时候,就是潜伏失败的时候,便也不会后续再需装备。



       

通过阎东、汪仁能获取的日谍信息,极有可能不是这条线上的。



       

可宋书堂心中与沉渌水的期望差不多。



       

他也很渴望获得这条线上的信息,好将新到山城的日谍小组一网打尽,免得他们生根发芽开枝散叶!



       

但这就要看运气如何了。



       

确定不主动引诱阎东等人交易之后,沉渌水推出一份文件说道:“这是给庆歌准备的身份资料,到时让人一同送去给训练处就行,里面有科里签字盖章的介绍信。”



       

朱越将资料翻开看了一眼。



       

庆歌如今改名曲寡。



       

年纪十五岁。



       

身份背景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比较简单没有太多内容,主要是情报科的介绍信。



       

说白了就是情报科给做背书,训练处方面便不会追根问底。



       

因为情报科所安排之人日后都要从事谍报工作,多数要进行潜伏渗透任务。



       

身份背景需掌握那也是情报科掌握,而非弄的满世界皆知。



       

且此时曲寡的身份仅是接受培训使用,日后潜伏敌后会另行安排,负责潜伏的情报工作人员,谁不是有好几个身份。



       

将资料收好朱越说道:“那我就尽快联系庆歌,送他去训练处。”



       

“尽早。”



       

“好。”



       

从办公室出来朱越说道:“下午我们一趟去见杜船长。”



       

“杜船长在山城吗?”宋书堂不知对方会不会随船出航。



       

“这几日等庆歌身份做好,便需要杜船长去他家里和其母亲说这件事情,故而通过民生公司通知他等候几日。”



       

“好。”



       

等到下午宋书堂与朱越两人去见杜船长,龙昊并未同行。



       

他正带人负责监视阎东、汪仁,这任务同样重要。



       

再见杜船长也算熟识互相问好。



       

但当朱越表示想他去庆歌家中,告诉他母亲要带着庆歌去学习造船,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之后。



       

杜船长的表情变了又变。



       

最后杜船长问道:“你们想干嘛?”



       

“这不是你应该问的。”



       

“他爹和哥哥都已经死了。”



       

“我知道。”



       

“那么你们还让他参加工作?”杜船长已经听明白朱越的意思。



       

他见多识广自然知道情报工作的凶险。



       

甚至于参军也是异常危险。



       

庆歌家中父亲与哥哥已经牺牲,独苗一根。



       

他万万没有想到朱越会要求庆歌参军!



       

杜船长一时间情绪有些难以自控,但面对他的质问朱越表现平澹,仅是澹澹说道:“你送川军出川抗日,满门赶赴前线之人你并非没有见过,何必现在说这些话。”



       

“可庆歌还是个孩子!”



       

“金陵城中孩童何止千万。”



       

眼看事已至此再无回旋余地,杜船长一时间心里有些后悔,自己就不应该将庆歌告诉情报科。



       

可为抓捕日谍他没有隐瞒。



       

导致如今庆歌也要踏上一条凶险万分的道路,杜船长心中是有愧疚的。



       

他对庆歌如此帮衬,也是因其父亲和哥哥牺牲在前线,如今独苗一根也要参军抗日,日后很有可能死在日寇手中,杜船长觉得这里面也有自己的原因在。



       

对于杜船长的表现朱越内心没有什么不喜。



       

杜船长是好人。



       

可却不是职业的情报工作者。



       

你不能用专业的素养去要求他,如此表现方显真性情。



       

可朱越不会改变自己的计划。



       

“你只需要配合即可。”朱越说道。



       

“我若不配合?”



       

“庆歌已经答应,你若不配合无非是让她母亲担忧过虑,病情加重罢了。”



       

“你们……”



       

“所以按照我们的要求做。”



       

没再给杜船长太多时间,让他去庆歌家中说这件事情。



       

同时此前已经有相关人员上门告诉庆歌母亲,他父亲和哥哥立功日后每月都有津贴,也算让庆歌没有后顾之忧。



       

杜船长再临庆歌家中。



       

面对他母亲热情招待。



       

心虚!



       

自己将她最后一个儿子也送上了战场,她知晓之后不知要作何感想。



       

可庆歌却暗中示意杜船长配合。



       

听到庆歌可以随杜船长去学习造船,母亲自然万分开心,毕竟有门手艺就能有口饭吃,不至于饿死。



       

但得知要离家一段时间便开始犹豫。



       

最后却还是出于对杜船长的信任,以及对庆歌未来的考虑忍痛割爱。



       

母亲从不考虑自己。



       

一心都为孩子着想。



       

庆歌也难掩心思流出眼泪,母亲只当是要离家不舍,抱在怀中安慰,同时告戒要好好学习,莫要辜负杜船长的帮助。



       

训练处已经开课催得紧。



       

杜船长今日就要带庆歌走,母亲开始收拾衣物。



       

大包小包准备不少,穷家富路还给了不少钱,庆歌跟随杜船长离家。



       

在不远处与等候多时的朱越、宋书堂汇合。



       

“人给你们带来了。”杜船长语气不善,毕竟见母子分离场面让人揪心。



       

“多谢。”



       

“用不着。”



       

“杜叔叔和你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选择。”庆歌上前笑着对杜船长说道。



       

看着面前半大孩子杜船长只能无声叹息。



       

让杜船长先行离开,两人带着庆歌回去。



       

路上宋书堂见庆歌拿着大包小包他说道:“训练处内提供生活物品,私人物品是不能带进去的,你这拿过去可能会被扔掉。但应该都是家中母亲准备之物,不如交给我们放在情报科内保存,日后有机会再拿。”



       

这个机会其实不多。



       

毕竟庆歌日后要潜伏敌后。



       

但母亲最后临别前给收拾的衣物之类,可能也是临终前的最后一面,庆歌自然不舍。



       

能保存下来也好。



       

“好。”庆歌没有说非要保留一两件东西当做念想。



       

他明白自己现在要加入的行当,真的很危险。



       

听前辈的话没错。



       

朱越对宋书堂说道:“东西你拿回情报科入室保存,我安排人送他直接去训练处。”



       

庆歌不宜出现在情报科,人多眼杂。



       

直接去训练处即可。




如果您觉得《谍海风雷》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xiaoshuo/724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