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七、满怀心事寻谁说 钩月无言挂角楼 浮生不做无根草 人在天涯休诉愁

作品:《 寻梦爱杀

        “禀大人,这前些日子,馆内马匹突然食欲不振,我们便张榜寻能治马之人,阿丸来给调理了两天,看马匹都恢复了,才留得此人。”周慎道。

        明靖微一颔首,倒也是不错的理由,转而道,“当夜负责守卫的是谁?”

        周慎眼神一动,道,“廖虎。”

        “好,宣此人。”

        廖虎一进来,人如其名,膀大腰圆,不太像驿夫,倒有点像屠夫,一进来便躬身到地,“明大人,小人有罪,请大人恕罪。”

        “何罪之有,细细道来。”

        “案发之夜,小人应当负责值守,也确实在门口站了一白天,一直到晚上,小人去茅厕解手碰到酒过三巡的副将温迪罕大人,他说小人一直门外把守,很是辛苦,无论如何拖小人进去喝两杯。开始我一再拒绝,说要职在身,可是禁不住他一再劝说,便跟着他一起进去喝了几杯。谁知几杯下肚,小人便忘乎所以了,再而三,三而四地喝了起来。谁成想当天夜里就出事了。如果小人早知道会有此事,便是给小人十个胆子,也不敢擅离职守。还请大人开恩,念在小人一向尽忠职守,放过小人这一回。”廖虎一口气说了下来,显是在腹中不知练过多少回了。

        当他说到温迪罕的时候,明靖与济尔博特对视了一眼。济尔博特若有所思地抄了双臂,往窗口走去,望向外面。

        “你的罪责自己倒也还清楚,不过,同样是擅离职守,也是分轻重的,这从轻抑或从重还要往后看,你可了解?”明靖在卷宗上记录完了,才抬头对廖虎道。

        “是,小人明白,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廖虎郑重点头。

        “杨喜喊走水之时,你在何处?”

        “小人当时就在温迪罕大人的桌上吃酒,不瞒您说,小人从小嗜酒,这肚子就是喝酒喝出来的。”

        “当日你与阿丸可有接触?是否发现什么异样?”

        “小人辰时和上一班的佟祥换班站岗,辰时多点阿丸便运了一车草料回来,他平时也不理人,小人也没和他搭话。要说异样吗,这眼神似乎是有点直勾勾的。对了,平日里他都是喂完了马匹、鸽子,就做打扫,那天他回屋里呆了好半天,才出来打扫的。”廖虎回忆起了这个不同寻常的细节。

        “哦?阿丸是住在馆内得吗?”明靖问向周慎。

        周慎道,“回大人,阿丸说他以前的小木屋被雷劈中烧着了,无处安身,自来了馆内,一直住在柴房里,就是一张床的位置,下官就给他安排了。”

        “他死之后,房间可有动过?”

        “没有,大人可要前去看看?”周慎道。

        明靖点点头,周慎、廖虎一路引路,下楼往柴房走去。

        到了跟前一开门,房间居然没有窗户,里面一股子霉味,廖虎点了两盏烛火,进去把房间照亮,众人才走了进来,一屋子的柴火,在门后角落里是一张不足一人长的木榻,睡在上面显然连脚都伸不开。

        明靖的眼睛往榻上一看,周慎便赶紧过去,廖虎道,“大人,我来。”赶在前面,把被褥一层层接起来,查验了一番,没两层便到底了,廖虎望向众人,摇摇头。

        “阿丸来的时候可有行囊?”

        周慎看了一眼廖虎,两人回忆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印象,均自摇头。

        明靖在屋里又扫视了一遍,目光落在门后的一顶帽子上。

        “对对,”廖虎道,“这顶帽子是阿丸的。”说着一伸手摘了下来,拍了拍上面的尘土,递给了明靖。

        明靖拿在手里看了一下,用手在帽檐边挨着捏了一圈,到了一处听了下来,翻到帽子里面,在刚才的位置上,伸指抠了两下,便掉下来一个小纸签,明靖在打开的时候,周慎便举了一盏烛火过来,只见上面写道——

        “今日子时于馆后门外备快马一匹,灭掉馆内所有马匹,丑时于无名山可得千两纹银。任怡。”

        “还是冲着任姑娘来的。”明靖看了摇摇头,递给济尔博特,济尔博特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大人,还要再进一步搜查吗?我找人来把屋里的东西都清出去?”周慎问道。

        “不必了,即便有真实的证据,估计也被抹去了。”

        明靖一行人重新回到世子的房间,此时有人来报,“大人,您让传的仵作到了。”

        “好,传仵作。”明靖道。

        “仵作许清见过大人。”

        “阿丸是何时死亡?死因又是为何?”

        “回大人,阿丸死亡时间约莫子时过半,乃毒发身亡。”

        “是何类毒药?见血封喉?还是慢性中毒。”

        “后者,阿丸无外伤,死前未受到攻任何击,死后面容呈青色,下官在其呕吐物里化验出有慢性毒药雷公藤的成分,此药药量小舒筋活血,量大便是毒药。判断服毒时间应在两个时辰前,毒药应是下在当日晚饭中,常理乃一天后发作,但用量较大,所以提前发作。根据阿丸的呕吐物来看,未能消化掉的晚间餐食有黑胡椒羊肉汤,雷公藤味微苦、涩,浓重的黑胡椒掩盖了雷公藤的味道,所以阿丸未能察觉。同样,下药之人也是有所准备,故意加在其中。”

        明靖暗道,终于听到一个还不错的消息,要么便是栽赃陷害之人没有提前核对好细节,提前下毒便把可能性指向了第三人,“继续说,还有什么发现?”

        “阿丸的脸上有处胎记样的青斑,下官擦掉颜色后,发现是剥去的一块皮肤,但并未剥净,细观之应是当年黥面(墨刑)留下的囚字,因为去除不净故而以色斑掩盖。”

        此话一出,周慎扑通跪倒在地,“大人,下官确实以为阿丸脸上长有胎记,不知其是戴罪之身。只因面貌丑陋,一般人都不愿多看其几眼,都怪下官未曾发现,此后用人必用有根有底之人,绝不敢再犯。”

        明靖并未搭理他,对着许清道,“仵作,对着阿丸的脸,与馆内共事之人商议着画出他生前的样子,交予边城县令查案底,同时城内张榜,追查此人。”


如果您觉得《寻梦爱杀》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73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