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二章 燕正往事,风雨骤起

作品:《 孤山云鹤

        第二日,天还没亮。

        燕正一行人已经在江关城门口会合。

        “燕伯,就我们三人?”林夜离看着在场除了燕正、温无痕与他外只有驮着镖物的马车,再无他人。按燕正所说到了江关城后应该会补充人手才对,加上燕正昨日又说此行可能会有炼之境高手前来劫镖,眼下却只有他们三人,如若真被燕正说中,这不是摆着去送死吗。

        “林少侠莫急,另外一趟镖车会在傍晚时再出发,与我们兵分两路,这是镖局临时决议,还没来得及告诉林少侠,莫怪。”燕正解释道。

        “为何不一同前往,人手越多不是越好吗。”林夜离还是不解。而一旁的温无痕在马车上昏昏欲睡,显然昨夜没睡好。

        “我们且先上路,再听老夫慢慢说明。”燕正说完飞身上马,示意林夜离上马车。

        城门前,马车慢慢远去,远离江关城。

        ————

        原来,得知此前劫镖可能与悲问阁有关,为了镖物能顺利送达京城,火云镖局决定分成两趟镖车,燕正押送真镖物走捷径,另外由几个经验老练的镖师护送假镖物走官道而行。为了掩人耳目燕正一行人在清晨天还没亮就出发,而另一趟镖车则是在傍晚众目睽睽之下从江关城出发。这样一来燕正遇袭的可能性相对来说会小一些,另一边如若真遇炼之境的高手劫镖,直接弃了镖物直接逃跑便可。

        得知这一切的林夜离暗道自己还是太年轻了,这江湖险恶程度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那前辈,我们这一路到京城还要花上许久。”这才是林夜离最关心的,武林大会还有两个多月便要举行了,他必须在那之前赶到京城。

        “林少侠放心,我们只需要再过了燕塌、三洛、海棠、青莲、心北、盐厦、公溪、邪台、典石,这九城,便能到达京城,天苍。虽我们不走官道,但一路快马兼程也只需要个把月的时间。”燕正款款说道。

        “海棠城么..”听燕正这么一说,林夜离发现时间还是挺富裕的,心里有所打算,海棠城他小时候随木山之去过,天云山便在附近。

        “莫非林少侠知道海棠城?”

        “有位长辈在那,到时顺便去看望她。”林夜离望着远方,思绪渐远,他想拿白姨娘做的桂花糕了,只是不知白姨娘是否还在那。

        燕正也不打扰林夜离,回头看了眼马车内的温无痕,虽然有些颠簸但还是睡的正香。回过头继续驱车赶路,脸上笑容祥和。

        ————

        时至夜晚,燕正一伙在山脚停下休息,等天亮再翻山会安全点。三人围坐在篝火前,烤着干粮。

        “话说燕伯为何做镖师这一行?”林夜离闲来无事,问起燕正的过往。

        “林少侠问这做什么。”燕正看了眼林夜离,又看了看温无痕,温无痕却别过脸去,表情仿佛说着你爱讲就讲看我做什么。

        “也好,老夫便为两位小友讲些故事。”燕正取过竹筒喝了一口水,只可惜无酒在旁,不然他真想痛饮几壶。

        三十几年前,无名小镇一名小少年立志出人头地,却不当文人舞文弄墨,反倒耍起刀枪。三十几年前宋国刚建国十几年,边境还是战乱不休,蛮夷频频来犯,魔教在中原不停祸乱,少年心怀热血拿着一杆长枪远离家乡,四处寻高人想学武功,不能参军上阵杀敌也要把魔教驱逐还中原安稳,这是当时少年心中所想。四处寻师无果,但少年心志未沉,恰巧遇朝廷招兵买马,立下投名状投身军营。在军中待了一年却一直没有机会上阵杀敌,只能做做后勤补给。

        在军营的第二年,少年终于遇到他第一个贵人。少年有一习惯,深夜都要偷偷练武,虽无人指点但此习惯不曾间断,在某一次深夜被一将军撞见,问起原因不由得欣赏少年,便指点他一二并让他转投前线,当时在军中风头最盛的烈火营。在烈火营待了不到两月,少年在营长指点下,终于上了前线。第一次杀敌并且平安归来,少年兴奋的睡不着觉。

        好景不长,一次关键战役前,军营机密被奸人出卖,烈火营惨遭埋伏,死伤过半。少年幸存了下来,营长炎未生死不明。自那之后少年更加勤学苦练,又过了几年,也算是闯出一点名堂,他在军中统领着数千人的军队,身经百战,宋国形势也渐渐稳定,此时少年已经二十又几。

        太苍十八年,先帝驾崩,三皇子继位。自先帝驾崩后,军中便渗入不明势力,军营也成了乌烟瘴气之地,少年心灰意冷,但为了手下出生入死的弟兄们,还是坚持了下来。

        太苍十九年,皇帝喜得皇子,昭告天下。而上至朝廷下至各地军营,基本被某门派的爪牙控制着。再到后来太苍三十二年,小公主出生,皇帝唯一的皇子也十三岁了。而少年一直呆着军中,守在边境守了十数年,满腔热血的少年已过了不惑之年,成了一个沙场百战的将军。

        再后来,到了太苍三十八年,大皇子跑到了少年所管辖的军营,志在陷阵杀敌,宛如少年当年模样。大皇子在军中待兵如友,蛮夷来犯时也冲杀在最前面,深得军心。少年在大皇子的身影中看到了希望,至于是什么希望他只能埋在心中不与人说。

        这一年,让少年至今回想起便痛心自责万分的事发生了。蛮夷兵分两路,大举来犯,朝廷来信,命少年领精兵突袭敌方阵后,使得大皇子与少年不在同一阵线,但军令如山,虽心中不安但少年还是领兵照做了。然而意外就这么发生了,蛮夷兵分两路实为幌子,他突袭不成反遭不明高手埋伏,被打成重伤。当他成功保住小命回到军营时,更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大皇子领兵上阵杀敌,遭遇重兵围攻,战死沙场!少年看着皇子躺在军帐中,目眦欲裂。

        大皇子生前除了大宋山河外念叨最多的,便是年幼的小公主,小公主在大皇子尚在宫中时最黏他,大皇子来军中时,小公主哭着不肯放人,大皇子一顿许诺安抚才顺利出了京城。这些,都是大皇子与少年把酒言欢时说给他听的,他知道,大皇子来到军中,最放不下的便是小公主,每次喝酒必会说起小公主。

        少年一身重伤,由于医治不及时落下病根,功力丧失大半。他亲自护送大皇子的遗体回京,在大皇子原来的寝宫前跪了三天三夜。少年辞去了军中职务,在宫中当了禁卫军,暗中替大皇子照顾着小公主,几年后便告老还乡,凭着尚存几分武功便找了镖局当起了镖师。

        ————

        故事讲完,燕正起身离开,心中意难平。

        林夜离心中波澜,心中对燕正肃然起敬。这偌大江湖,犹如巨大的漩涡,身在其中的能坚持本心的人并不多,而燕正做到了。

        温无痕听完燕正所讲,转身背对着,双手死死抓住胸前布衣,忍不住发抖。

        “温师弟?”林夜离察觉到温无痕的异常,出声询问。

        后者背着他站起身,平复了下心情,“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虽然极力克制,但话语带着的情绪还是很明显。温无痕说完便钻入马车,没了动静。

        “看来温师弟也是性情中人。”林夜离感慨了一下。

        ————

        另外一边,火云镖局几位镖师押着另一趟镖车,行至天暗,离驿站尚有一点距离。

        风吹过带起几片落叶,镖车前出现了一身影,拦住镖车去路。

        “何人挡道!”众镖师顿时警惕起来。然而对方却只是把镖师挨个打量了一遍,眉头一皱。

        瞬间,此人出手了,身影一闪已出现在众镖师身后,只不过手上提着一具尸体,是其中一镖师!

        “燕正在哪。”声音沙哑,有些刺耳。

        几人见势不妙,相互使了眼色,立即四散逃开。拦路之人也不急着追,随手将尸体认到路边。月光初现,此人样貌也看得清楚,只有半边脸完好,另外一边面相已毁,在月光下显得极为可怖,此人便是蝎尾。

        “你是最后一个了,燕正在哪。”蝎尾抓住了最后一个镖师,其余几人已是他刀下亡魂。这名镖师只感觉身体控制不住抖得厉害,他还不想死,他是此行中最年轻的一员。

        “我说!我说!求求你放过我。”恐惧战胜了一切,他只想活命。

        “说吧。”蝎尾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镖师。

        “燕镖头走的小道捷径,我们护送的只是假镖物。我都说了,我还不想死!”镖师看着蝎尾近在咫尺的脸,声音都在打颤。

        “先让你跑一炷香,能跑掉我便放过去。”蝎尾松开镖师,嘴角阴笑,眼神像恶狼盯上了猎物,杀气外溢。

        镖师也管不得其他,不要命的往驿站方向奔逃,如果能到驿站,他就可以活下来。一路狂奔,终于来到驿站前,镖师看着近在眼前的驿站,欣喜若狂。

        但下一刻,

        “真慢呢,我都等累了。”蝎尾从后方走了出来。镖师一脸不可置信,还没来得及求饶,人已经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蝎尾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这镖师,他故意放镖师逃跑,又先一步到了驿站,他再出现,欣赏着镖师绝望的表情,他享受着把人玩弄在鼓掌之间的感觉,欲罢不能。

        镖师的身体被吊在驿站门口,脖子上绑着一块令牌,而蝎尾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