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九回

作品:《 剑网叁之樱花

        剑拔屏蔽的关键字张的氛围让整个大殿的气氛变得极为诡异,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冲天的力量自五毒潭方位传递进来。那是让狄樱毛骨悚然的力量,不是单纯的妖气,是她从未感受到过的力量,但其中却夹杂着此前在五毒潭所闻到的妖气。

        全身的鸡皮疙瘩一瞬间起来,就连汗毛也根根竖起,狄樱的背后只在片刻便湿了个透。

        那个力量……太可怕了。

        莫雨自然发现狄樱的不对劲,见她面色微白,额上还冒出冷汗,靠近她低问道:“阿樱,你还好吗?”

        狄樱道:“五毒潭那个方向有东西。”

        莫雨面色一凛,看向殿外的目色中多了一丝阴冷。

        狄樱喘了口气,好不容易压下心底的恐惧:“你等我,我去去就回来。”说着,她也没隐藏半分,一个转身就从莫雨和众人的面前消失不见了。

        事有轻重缓急,这时候狄樱自然也顾不上隐瞒什么了。

        她的消失发生得太突然了,谁也没想到刚才还在大殿里的大活人一转身就不见了。

        唐书雁惊得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而她怀里的小静也似感应到什么,在落地后吓得直接躲到了座位后面瑟瑟发抖。

        孙维疆见人消失不见,自然不会原地傻着,他不等唐书雁发话就领着自己的部下们追了出去。

        慧法没有动,只是闭了闭眼,眼底划过一丝浓重的惊异。

        据他所知,七秀弟子可没有这样鬼魅的身手,以前他也是见识过七秀弟子身手的。更何况,人怎么可以做到一转身就消失不见呢?宛若鬼魅一般,难道……少女不是人类?

        唐书雁回过神来差点儿被气笑,凝视着刚才狄樱消失的位置,嘴角勾起一抹冷厉:“看来你们二人的感情也不过如此,遇到事了马上就逃,连你都顾不上。”

        莫雨只是淡淡一笑,对于唐书雁的讽刺并未听在耳里:“阿樱可不是那些女人。”说完,他斜睨了眼唐书雁,眸中极具讥讽。

        他信任狄樱,永远都不会变。

        爱一个人如果连信任她都做不到,何必提爱这个字。

        这一眼有点刺激到唐书雁,垂在身侧的手倏地攥成了拳头,直到指甲狠狠抠入掌心的皮肉,沁出了诡异的血液才让她稍稍冷静下来。

        回忆起狄樱刚才那一转身就消失的身后,唐书雁内心对于她起了戒备之心。她还记得上一次见到这种身手还是因为东瀛那边的人,东瀛忍者擅使忍术,其中一术能如狄樱刚才那般一瞬消失,无影无踪。“那个孩子当真是七秀坊的?我可不记得七秀坊还会这么鬼魅的功夫。”悄然无息地消失,不等他们反映过来,连身影都瞧不见了,那可不是七秀坊弟子会的屏蔽的关键字。

        “阿樱不一样。”莫雨一点都没有作为阶下囚的自觉,他背过身看向殿门外,神色淡淡中多了一丝对狄樱的担忧。

        唐书雁盯着青年的背影,忽问道:“你猜,她还会不会回来?”

        莫雨道:“自然会回来。”

        唐书雁挑挑眉:“我猜是不会回来了。”

        短短一句话本是为了刺激莫雨,可对于莫雨来说,唐书雁说的任何挑拨言语都无法真正挑拨到他和狄樱。他太了解狄樱,远比狄樱自己了解自己还多,他知道狄樱不会将他丢下,凝注着殿门的位置,眺望着外面,莫雨的唇角轻勾起一抹浅浅弯弧。

        “慧法。”对于莫雨的反应,唐书雁是非常不喜欢的,她叫了慧法的名。

        慧法上前。

        “把他带下去关起来,我倒要看看那丫头是否如他所言还会回来……”唐书雁冷笑一声后,又道:“让刀王勤加巡逻五毒潭和村落附近,不要让一只老鼠混进来。”

        慧法道:“是。”

        接到命令的慧法来到莫雨面前,对着青年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他并不想对莫雨动粗。

        莫雨耸肩,没有反抗,乖乖跟着慧法下去了。

        在莫雨被关进牢房,且没有任何反抗之意后,慧法问了句:“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莫雨道:“你们不过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罢了。”就这么一句话,慧法便不问了,嘱咐好看守人看管住莫雨,不许伤害他之后,慧法便独自离开去寻塔纳刀王。

        另一边,重新回到五毒潭的狄樱果然在五毒潭之内的小静潭上方感受到了那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力量,就连妖气也比刚才浓郁了几分。飞跃到小静潭之上,狄樱盯着这水色碧绿,风景绝美的小静潭,神色晦暗。妖气中心就在此处,为何之前没有发觉呢?到底这水潭下面有什么东西?到底是不是血妖?

        那释放而出的力量太过诡秘让狄樱一时间吃不准小静潭下面到底是不是有血妖的存在。

        就在狄樱思考的时候,孙维疆带人恰好赶了过来,当他看到狄樱悬空飞在小静潭之上时,孙维疆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这一辈子见过的最为不同寻常的一幕。一个人就算轻功再好,也是做不到悬浮在半空中不下坠的。

        孙维疆的喉咙口吞了口唾沫,就在他打算要说什么时,狄樱竟然直接跳入了小静潭之中。

        那一坠入直接掀起了巨大的浪花,就像高空抛物落入水中一样,激起不小的动静。

        狄樱一入深潭,四面的水便一股脑儿朝她涌过来,狄樱自小不怎么喜欢水,除了洗澡之外,她对与下水有关的任何运动都非常反感。这或许是作为猫的本能吧。可这次没有办法,她必须深入小静潭寻找出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

        孙维疆怎么都没想到狄樱会跳入小静潭,对于这种屏蔽的关键字式行为,孙维疆真的有点摸不着头脑。这小静潭下面深不可测,甚至没有任何洞窟可通往哪里的,直接下去必死无疑。

        “这是跑出来屏蔽的关键字?”孙维疆嘀咕一声后又和自己的部下在小静潭守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离开。

        只不过半个时辰孙维疆便不认为狄樱能活,一般性人下水一盏茶功夫不上来那就真的凉了。

        此时下水的狄樱并未如孙维疆所想,她半点都没凉,一直往下游,用她的狗刨式游泳法费力地游到了小静潭的最深处。在那里她看到了一幕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忘记的画面。

        在小静潭潭底有一个茧,这茧很大,表面上也不知道是什么,错综复杂的脉络将它层层裹着,宛若一个大型的经脉茧。除此以外,这茧子周身还连着类似于输入管的透明触手,黏糊糊,软软的跟果冻一样像触手一般无二的东西四通八达,直接连接着小静潭深处四壁。

        那些触手说是触手,也不完全是,就像她认为的东西一样,十分像输液管,那些触手里面似乎有什么液体在涌动着,血红色的液体。

        这种画面当真令人毛骨悚然,狄樱试着往上游了游,来到血茧的正上方,在这正上方的位置她往下看去,只觉这个茧就像某个培养容器的器皿,而那四通八达形如触手一般的透明软化物体就像现代社会的输液管子。这些管子里涌动着红色的液体应该是血,虽没有任何血腥味,但一般是不会有什么差错了,总不可能是番茄酱吧。

        那血茧里面有个影子,四肢来看大概是个人,至于是什么人狄樱不敢靠太近,就怕对方发现她。

        从现在的情况和血茧扎根的位置来看,这玩意在这里待很久了,这些层层包裹的茧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包裹成的。

        狄樱完全不敢轻举妄动,现在这个情况她可不敢乱动手,若是引了个麻烦出来,那就是在给自己招不痛快的同时还给周围人带麻烦。狄樱对自己有多少本事还有点逼|数的,所以作为一个偶尔就怂的怂|逼,面对这种场景自然只能静观其变了。

        不再多停留的狄樱立刻往上游了回去,游到半当中狄樱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她为何不使用术法呢?非得靠自己的四肢游啊游的,游得她精疲力尽。

        而在狄樱往上游的那一个瞬间,血茧里面的人形生物动了,它的手忽然紧贴着茧的壁上,指甲尖锐的擦着茧壁,留下可怖诡异的印子。

        游回岸上已是一个时辰后的事了,就在附近加派巡逻的塔纳刀王恰好就站在五毒潭的岸边,他盯着五毒潭似乎在思索什么,整个人一动不动地好像在发呆一样。就在这时,已经游上来的狄樱慢慢游到了五毒潭边边,她不像其他人一样哗的一下从水里出来,而是悄咪咪地先把爪子从水潭里面伸了出出去。

        本来想趴着岸边的,没想到这爪子一出水直接抓上了一个十分给力的物体,塔纳刀王的脚。

        沉思中的塔纳刀王猝不及防被抓了脚,低头就在准备下刀的时候看到一条纤细的身影从水里面爬了出来,宛若水鬼。

        塔纳刀王:“……”

        从水里爬出来的狄樱压根也没注意到自己抓了谁的脚,反正能上来就行了,她一上岸就直接坐在了地上。坐在地上后,她开始扒拉着自己黏在脸上的头发,自言自语道:“卧槽,那玩意如果真出来,能把这方圆五百里的人都吸干吧……”虽然只是怀疑,但那些红色的液体明显是血,总不能是葡萄汁和番茄汁吧,她又不傻。

        只是这么多血从哪里来呢?只靠动物是不够的吧,而且为什么阿水的血它留下了呢?还在阿水的后脚掌留下了那样的印记?五毒内到底有什么在吸引着它?还有,到底是谁在帮它取血?

        一个又一个问题在狄樱的脑海里盘旋,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靠她一个人肯定是不行,即便带上僧格也没半毛钱用处,现在来看还有是询问下地府的人为好,前段时间崔珏给她的那块令牌刚好可以用上。

        狄樱没有英雄信念,她一向能怂则怂,遇到强的转身跑才是王道,你让她直面往前冲那比母猪爬上树还难上n倍。下小静潭已是冒失之举,若是还打算让她单独跟血茧里面的家伙硬刚,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她才不想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呢。

        如果她是一个开挂的挂|逼或是拿了主角光环的人那就另当别论了,可惜她就是一个拿着路人甲剧本的普通人,永远不会是主角。

        狄樱对自己的定位有着十分清晰的认知。

        就在狄樱脑海里思考着各种问题的时候,一把刀出现在她眼前。

        狄樱:“……”

        眨眨眼,狄樱慢慢抬头就看到一个眼睛被紫色布蒙住,上半身果着,肤色比尸体还惨白的男子站在她的面前。也不知道他的眼睛是怎么长的,明明被蒙住了眼睛,竟然还能准确无误地朝她的脸伸过来,现在怕是……只要她敢轻举妄动,这刀大概就能把她给砍了。

        狄樱回过神慢慢松开了自己还抓在塔纳刀王脚上的手,她有种预感再这么抓下去对方能把现在就把她就地正法了。

        “什么人?”塔纳刀王低着头,明明应该是看不见的,可狄樱总觉得对方是看得见自己的。

        狄樱想爬起来,才动了一下,他的刀就跟着一起动了,只要狄樱现在有个轻举妄动,这刀估计就能削过来。

        被问及是什么人,不敢乱动的狄樱重新坐回原处,并抬起一只手挠挠头回道:“我叫狄樱。”

        塔纳刀王还不知道狄樱这个名字,毕竟唐书雁只是让慧法知会他巡逻加勤些,其他也没多说。

        至于孙维疆和慧法抓捕到狄樱和莫雨这件事还未知晓。

        “来此作甚?”

        狄樱道:“寻找东西。”

        “什么东西?”塔纳刀王的刀逼近了。

        “真相。”狄樱非常义正言辞地说了句十分逼格的词。

        塔纳刀王:“……??”

        狄樱趁对方举刀的姿势微顿,顺势来了个鲤鱼打挺重新滚回了五毒潭内。

        耳边响起扑通的水花声,塔纳刀王瞬间觉得自己被耍了。

        重新下水的狄樱立刻游到中央位置,接着她哗的一下重新从水里飞了出来,那大声响的动作自然引起了附近人的注意。只不过,她凭空飞在五毒潭中央的半空中,实在难为那些守在岸边的人还有塔纳刀王了。

        狄樱朝塔纳刀王位置拱手:“壮士,实在来不及解释,后会有期了。”说着直接飞走,带着滴滴答答的水渍一起。

        人家会飞的那都是衣袂飘飘,十分有美感的仙女,只有狄樱全是水的,衣服贴着身体,宛若女鬼一样的飞走,给人带去十分强烈的诡异感。


如果您觉得《剑网叁之樱花》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www.qbyqxs.com/xiaoshuo/99/ )